您当前的位置:生活大视野资讯正文

身边的网吧去哪儿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1-05-06 09:52:02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:有些悄然消失,有些改头换面——
身边的网吧去哪儿了

 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对网吧产生了严重冲击。图为日前在陕西西安举办的“我要上全运”电子竞技公开赛上,来自西京学院的电竞队员正在进行《和平精英》表演赛。  新华社记者 刘 潇摄

  身边的网吧在减少,这不仅是个别人的感受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2020年,网吧相关企业吊销数量为3638家,注销数量为9250家,倒闭的共有12888家。  “你多久没去网吧了?”不少人遇到这个问题时,给出的答案都是“一年以上”,有些人甚至已经记不清确切的时间。不论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“80后”,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“90后”,还是更青睐手机游戏的“00后”,网吧都已是稍显陌生的事物了。

  网吧都去哪儿了?这个行业有哪些改变?正在做什么样的调整?听听消费者和从业者怎么说。

    

  网吧越来越少了

  在北京市海淀区某高校大门外不远处,一家网吧大门紧锁,人去屋空。

  “这家网吧不温不火了几年,最后还是没经受住疫情冲击,倒闭了。”正在该校读博士的高伟回忆起网吧的“黄金时代”,唏嘘不已:“我刚上本科的时候,这家网吧每晚爆满,机房里人头攒动、烟雾缭绕,去晚了根本没有座位!”

  高伟目睹了这家网吧从繁荣走向凋敝。“这家网吧的主要客户群是附近的大学生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同学们来得少了。疫情期间学校搞封闭式管理,网吧彻底没了客源。”

  同样是在这所高校附近,陈涛的网吧正在苦苦支撑。“我这家店开了近20年,设备更新了好几轮,店名也换过,从没想过不干。但疫情让我认识到,这个行业恐怕已经成为夕阳行业了。”

  陈涛介绍,经营一家网吧所需投资很大,包括购置设备、装修等,设备折旧很快。设备升级需要高投入,流行的游戏每隔几年就换一拨,没几年就要彻底更新换代。此外,房租、电费、网费、设备维护、卫生、消防等都是不小的花销。“眼下能维持就维持,实在干不下去就盘出去。”陈涛说。

  要么关门歇业,要么勉强支撑,已经成为网吧行业的真实写照。

  企查查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底,全国存续的网吧相关企业有12万余家,登记状态为吊销、注销的网吧相关企业各达4.1万余家和10.4万余家。

  过去网吧主营的游戏需求正由电脑端转向手机端。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发布的《2021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今年一季度,中国游戏市场销售实际收入为770.35亿元,其中移动端游戏(即手机游戏)收入达588.3亿元,占领了超2/3的市场份额,远超网页游戏和客户端游戏(指需下载客户端、在电脑上运行的游戏)。

  二手商品市场的新动向也从侧面印证了网吧行业的萧条。在某著名线上交易平台,记者检索发现了大量二手电脑整机、电竞椅、游戏鼠标等被网吧抛售的设备。多数商品维护状态不错,出售者特意标注了性能,如“电脑配置能满足‘吃鸡’(一种射击类游戏的俗称)”等;价格也很便宜,有些七八成新的高配置整机售价不到1000元。线上客服人员表示,这类商品来自停业网吧,成色好、货源足,如果买得多还可以更便宜。

  在陈涛看来,网吧行业的萧条是不可避免的。“网吧的主要客源是年轻人,特别是空闲时间多、消费能力强的大学生群体。以前大学生还爱来上网,这一带高校多,养活了周边大大小小几十家网吧。现在各种娱乐手段越来越多,社交、多人游戏等功能在手机上就能实现,大学生没那么爱去网吧了。”陈涛说。

  在家“冲浪”,体验更好

  网吧的凋敝,原因主要来自需求端。

  曾几何时,更加流畅的网速和相对便宜的价格,是消费者到网吧“冲浪”的主要动力。近年来,家用电脑普及和互联网提速降费,削弱了上述动力。

  “我是2012年考上大学的。当年我和身边很多同学填报高招志愿、查询高考成绩都是在网吧完成的。”高伟说,早年间不论是家用宽带还是单位、学校所用的有线网络,资费高、网速慢,可靠性也比较差,“那时能上网的家庭还要靠拨号上网,有些家庭没有电脑,遇上一些需要在网上完成的重要事情就必须去网吧。”

  “这几年,校园网速度越来越快、资费越来越低。不少同学还自己在宿舍组装整机,自然就没什么去网吧的必要了。”高伟说。

  网络提速降费降低了高质量网络服务的门槛。工信部公布数据显示,2015年网络提速降费实施以来,中国固定宽带单位带宽和移动网络单位流量平均资费降幅超过95%。企业宽带和专线单位带宽平均资费降幅超过70%,各项降费举措年均惠及用户逾10亿人次,累计让利超过7000亿元。

  “开展提速降费以来,国内网络建设和信息产业发展发生了巨大变化,网络范围覆盖之广、网络传输速度之快、网络资费水平之低、网络经济发展之强四个方面实现了全球领先。”国务院国资委财管运行局副局长刘绍娓说。

  一些网吧设法用更高端的设备留住消费者。“大屏幕曲面显示器、高端机械键盘和游戏鼠标、四核四线程的处理器、环绕立体声音响,能保证客人的极致游戏体验。这些设备刚买了没两年,还有七八成新!”陈涛说。

  但如今,高性能电脑和高端配套设备的吸引力也在减弱。

  “早就不去网吧了。你看我自己攒的这台机器,花销不到5000元,性能比网吧那些新机还好。”在“攒机发烧友”张迅看来,自己淘换组件、组装电脑,不仅性价比更高,还能在家享受不逊于网咖冲浪的体验。“我自己上网买了电竞椅、机械键盘、游戏鼠标和音响等配套设施,有些是二手的,但样样不输网吧水平。”张迅说。

  近年来,“攒机”逐渐成为潮流,不少年轻人选择购买计算机组件,自行组装成整机使用,不仅价格比购买整机便宜,性能上也满足了使用需要。

  七八成新的显示器、CPU主板、处理器、显卡,卖主自己动手攒的整机……登录某著名网络论坛的“跳蚤市场”板块,记者看到不少出售二手电脑整机或组件的帖子。即使价格实惠,留言区也不乏攒机“行家”们和卖主有来有回地砍价还价。“压价的多,说明二手电脑组件市场的火热。攒机的多了,去网吧、买整机的自然也就少了。”张迅说。

  从“吧”到“咖”,挖掘新需求

  一些网吧尝试拓展社交属性以吸引消费者。

  “在家里玩电脑再舒服,也不如和朋友们一起‘开黑’玩得嗨。”爱好电子竞技的“90后”马晓光是好几家全国连锁网吧的充值会员,常去网吧消费的他,连外出旅游、出差时也不忘体验一下所在城市的网吧。

  马晓光口中所说的“开黑”,就是约上三五好友,到网吧寻找一排相连座位,一边口头交流战术,一边组队连线进行网络游戏。然而,这类需求也面临萎缩。“现在移动端的MOBA(多人在线战术竞技)类游戏越做越好,只要有手机,随便找个地方就能‘开黑’。现在,当我想去网吧时,越来越难约到人了。”马晓光说。

  一些网吧并没有消失,而是改头换面继续存在。为了挖掘新的用户需求,近年来,不少网吧转型升级为“网咖”“电竞馆”“游戏吧”等。顾名思义,“网咖”兼具传统网吧的娱乐性和咖啡厅的舒适性,成功征服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心。

  “网吧打败了游戏厅,手游又打败了网吧,打败旧业态的永远是想象不到的新业态。”王磊是一家全国连锁网咖的加盟商,他所经营的门店位于浙江省杭州市,附近坐落着不少高端住宅小区和几所大学。去年夏天恢复营业后,店里的生意一直没能回到疫情发生前的水平。

  王磊介绍,为寻求突围,他想了很多办法,如购置VR(虚拟现实)游戏设备,为充值会员提供更大幅度的优惠,承办电竞比赛、直播活动和战队训练,增设更具私密性的上网区域和独立包厢等,试图从高端客户群体打开突破口。

  在王磊的网咖里,灯光明亮、环境整洁,装潢风格近似于中高端咖啡厅,室内喷了空气清新剂,墙上贴着禁止吸烟的标识。进门处,就是出售咖啡、茶水、甜品甚至盖浇饭的柜台,大屏幕上正在播放游戏直播,店内音响则不时播报玩家的最新战绩。“新型网咖和传统意义上的‘网吧’完全不同,甚至不能说是同一种业态。它融合了餐吧、咖啡厅、直播间、电竞俱乐部甚至台球厅和桌游吧等场景,集娱乐、餐饮、竞技、休闲、社交功能于一身,不断适应新生代消费者的需要。”王磊说。

  “现在跟行业巅峰时期还是没法比,毕竟升级之后价格也上来了,一些对价格比较敏感的消费者就不来了。”王磊认为,网吧本身就属于重资产投入的行业,客户黏性不高,加大投入、提升服务水平后必然涨价,就可能因此削弱获客能力。“要使行业生存下去,就必须挖掘新‘刚需’,把握年轻人的消费心理,紧跟直播、电竞等热点,提升不可替代性较强的线下社交功能。”王磊说。

原标题:身边的网吧去哪儿了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